首页 »

悦读 | 上海最大的旧书市场,文庙“怀旧风”再起

2019/10/10 6:46:28

悦读 | 上海最大的旧书市场,文庙“怀旧风”再起

 

小人书、香烟牌子、三国演义,太久没去文庙,小时候淘回来的宝贝早已不知身居何处,而文庙却还在那里。“每周日,一场以旧书古籍为主的盛宴,从黑漆漆的凌晨拉开帷幕。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唤做鬼市开幕也来得贴切,摊主挑着台灯,顾客一目十行,考眼力界的时候到了。”曾到过文庙旧书会的人如此描述。自1986年起,一周一会的文庙旧书市场,是上海最重要的旧书集散中心,曾一度占据上海书刊批发市场将近九成份额。沿着棂星门进入文庙,翻开了一个旧书市集的故事。

 


“不知道文庙肯定不是卖旧书的”


 

把一元钱放进售票窗口,售票员很快将一张粉红色的小纸片递出,并指了指棂星门。棂星是二十八星宿之一,以棂星命名孔庙大门,象征着孔子可与天上施行教化、广育英才的天镇星比肩,又意味着天下文人学士汇集于此,统一于儒学的门下。

 

如今的旧书市场设立在大成殿的前方,摊主在大院四周的屋檐下摆放自己的书籍,而另一些摊主则直接将书籍摆放在院子的中央。“以前的书摊从棂星门入口处一直摆到大成殿的门口,院子里、回廊上,几乎被一个挨着一个的书摊占满了。人挤人,好像连脚也没地方放。”赵维明是文庙管理处服务管理部主任,每个星期天早上7点他都会准时出现在棂星门,风雨不改。

 

说起旧书市场“红红火火”的那个年代,作为见证者的赵维明自有发言权:“2001年到2002年左右,旧书市场的客流量可以达到8000至9000人,250个摊位供不应求。”

 

文庙旧书市场的建立,与著名的巴黎塞纳河边“十里书市”有着一定渊源。“那是1993年,上海市民提议开办一个像法国塞纳河边书市一样的旧书集市,当时的南市区文化馆广泛征求各方意见,经过筹备,便建成了‘上海文庙旧书集市’,定为每周日开放。”自此之后,旧书市场渐趋火热。“最早的摊位都是用粉笔字划出来的,大夏天,满腹经纶的读书人赤膊蹲在地上根本顾不上擦汗。”赵维明说,那时全国只要干旧书生意的,不管有没有来过文庙,肯定都知道它的存在。

 

如今走在文庙书市,昔日的红火已归于平静,只留下90个摊位,每半年收取租金,但都是固定商户,基本没有人主动退出。近两年,怀旧风再次“吹”起,旧书市场也有所回暖。“如今每到早上7点半两扇门一打开,大包小包黄鱼车‘哗’冲进来。买书就喜欢这种氛围,每个礼拜花一块钱,即便不买书也来逛逛,找老朋友聊聊天。”当了十几年管理员的赵维明,也从“不大爱看书”转变为“经常看书”了。

 


会老朋友,聊聊书,是最大乐趣


 

几年前,许泽章关掉了此前开的私人实体书店,转到文庙书市来摆摊。

 

许泽章的摊位并不大,和隔壁吴师傅三轮车的满满当当相比较,他每次只带零星几本书,但是只要和他交上朋友,提前告诉他书名、出版社、具体要求,任何书他都能通过各种渠道寻出来。

 

在许泽章的书摊上,一本标价为480元的《中国动物生活图说》引起了记者的注意。“数量的多少和版本的稀缺决定了旧书的价格。”许泽章表示,一般民国时期的旧书已经开价150到200元左右,而这本貌似普通的《中国动物生活图说》价格翻上三倍,主要是因为它有版权页的书票,就连阅书无数的许泽章也是第一次看到。“这张版权票的所有者就是作者冯志鹏本人。” 许泽章告诉记者,冯志鹏的作品不是一般的自然科学知识的介绍,同样是写动物,他的描述更带有文学色彩,否则也不值这个价。

 

明年就将迈入古稀之年的许泽章,家中藏有的15000册旧书,早已堆积至天花板。“我有书瘾,一辈子的钱都花在这上面了,文庙就是‘对我路子’,每个礼拜在这里会会老朋友,聊聊书,就是我最大的乐趣。”

 


一本好书,“品相”“品味”都要好


 

从1986年旧书市场刚开铺时就来淘书的吴福康,是这里的熟面孔。他形容自己对书籍是“如饥似渴”。“我扑在书上,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一样”,高尔基的这句名言成了他的真实写照。

 

吴福康兴趣广泛,书多成灾的他很受卖书人的欢迎,原因是他“不爱讨价还价”。“很多书都是其作者一生智慧的结晶,而我花十几块,用几天时间就能体会别人一辈子的东西,非常值得。”

 

吴福康对书的痴迷,从小学三年级开始。“我是从连环画入门的,那时候我还不太识字,就拜托当图书管理员的父亲带些书回家给我看,长大后我就自己去新华书店买连环画。”每周都会来旧书市场逛一逛的吴福康向记者展示了他当天的收获——两本画册,共40元。“这本《上海和西藏风光人文摄影展》并非纯粹拍建筑,而是从人文的角度拍出了照片里的故事,回去我还要慢慢品味。”

 

吴福康常听旁人抱怨说淘不到好书,他认为“那是没有眼光”。“只要你有兴趣,就能看到好书。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。书就是千里马,而你就要做伯乐。”如今淘书越来越“精”的吴福康总结,一本好书,就是“品相”“品味”都要好。“好多人喜欢收藏旧书,追求民国版、清朝版,但是如果这本书没有实用价值,我也不会将它收藏在家里。”

 


本文图片:黄浦区供图  (编辑邮箱:jfshquxian@163.com)